旺坨
当前位置 :主页 > 版权声明 >
旺坨
* 来源 :http://www.goldencrabapple.com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06 02:33

阿旺这次前来还有一个目的。他不久前考了叉车证,希望扭转自己无证上岗的局面,找到一份好工作。在等证期间,他住在叔叔家,他预备等证下来,就去找工作。

经医院诊断,男子的手脚和肋骨有骨折现象,但没伤到要害。目前他已脱离生命危险。

火车汽笛声由远而近,灯光刺眼。一列客运火车在男子身下的铁轨上飞驰而过,地面随之抖动。

18日晚上10点多,新开铺路上方的京广线跨线桥上,一名男子朝南坐在电线杆顶端,双脚分别踩在顶端两个落脚点,为电力机车供电的电线就在他眼前。

小心点啊!电线杆下,火车呼啸而过时,男子的亲人们只好把身体紧贴栏杆,防止被卷走。

旺坨,下来咯!5月18日晚上,京广线经新开铺路跨线桥上,一年轻男子在电线杆上坐着,任由家人、警察劝说也不为所动。3个小时后,男子纵身跳下,砸中一辆行驶中的火车车顶后,掉落在路基上。男子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。

电线杆顶端,男子突然起身,纵身跳下。在轰隆隆的声音中,他的身体砸在车厢顶端,反弹后摔在路基上。亲人一阵惊叫,抢救人员赶紧围上去,将男子抬进救护车。

桥下,一个小女孩对母亲说,妈妈,他们(指男子的亲人)这样站着很危险吧?她妈妈回答:是的,容易被经过的火车吸到铁轨上。

目击者说,男子大约晚上9点上去的。为什么上去,怎么上去的,都不知道。

晚上11点30分,铁轨再次被灯光照亮,一辆客运列车从广州方向开来,目测速度约50公里每小时。

我挺后悔批评了他。因为他也试着在长沙找过工作,但都不满意。杨先生说。

初中毕业后,阿旺来到长沙一电缆厂打工,开铲车。他技术还可以,但开不起玩笑,会和同事吵起来。文先生说,后来阿旺辞职回到望城父母家,他爸爸要他帮忙做事,在乡里修路、修房子,但他不愿意做这个,为此和父亲闹得不愉快。

他是个性格敏感的男孩。亲戚文先生说,男子叫阿旺(化名),望城人,21岁左右。

桥下的新开铺路上,数百市民站在警戒线外,抬头围观。桥底,一张救援气垫已经铺开。交警对马路进行暂时性管制,放置交通锥,只留下3米宽小口,供由北往南车辆单向通行。

5月18日晚上,叔叔还是说了他,要他先去找找工作。男子出门后,爬上了京广线旁边的电线杆。3个小时后,他跳到了一列飞驰的火车上。

电线杆下,男子的亲人和警察都来了。一名女士抬头呼喊:旺坨,下来咯!声音焦急。男子头转向东面,停留两秒后,又朝向原来的位置。警察也高喊:下来吧!但男子一动不动。

文先生说,阿旺小时候曾因生病发烧影响了听力,这让他有点自卑,见别人在议论,就以为在说他坏话,性格很敏感。

夜色渐深,已是晚上11点。电线杆顶端,任亲人呼喊,男子还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,一动不动。

像其他年轻人一样,阿旺喜欢上网。在我家的20天,每天不是在家看电视就是去网吧上网。5月18日晚上7点,叔叔批评了他,要他不要坐等叉车证下来,而是先去找找工作。

初中毕业,打工,辞职,和父亲因为工作的事争吵。这些片段不断在阿旺(化名)的生活里上演,他喜欢逃避到长沙的叔叔家里,因为这里没有批评。

一名在现场营救的消防员说,搭梯强行救援难度大。云梯长度够不着男子所站的高度。另外,男子脚下就是铁轨,抢救风险太大。

20天前,阿旺和父亲发生争吵后,揣着父亲给的100块零花钱,前往长沙投奔叔叔。其实他爸爸疼他,但性格不合。阿旺的叔叔杨先生说,阿旺唯独喜欢来他这个叔叔家,他会安排阿旺在长沙的吃住,照顾他,还不会批评他。

下一篇:没有了